[方童]琐记

Warning:永远不要相信外射,要戴套。 


童文洁在切胡萝卜丝。高三学习任务重,她顾念两个孩子的视力,想着胡萝卜明目,一周总要做两次胡萝卜炒肉。灶上炖着山药玉米排骨汤,婆婆送的砂锅,小火慢炖正好,保温也好,有时候孩子回来晚了,还能凑着锅吃口热的。临高考的这最后半年,煎熬的不只是孩子,整个家都被一股脑倒进锅里。


门锁咔吧一声转开,接着是钥匙锒铛落在碗里的响声。童文洁一惊,手里的刀一偏,一下割破了手指。


方圆刚换下皮鞋,猛地听见咕咚一声,赶忙趿拉着拖鞋绕过来。菜刀撂在案板上,文洁正吮着割破的手指,问他...

[石玉]今宵风月好

1943年的山城仲夏,大轰炸消停了好些日。总在耳边嗡嗡幻听的警报声终于消散不见,叶碧玉安心不少,出门买菜时也从容,不必担心为躲炸弹跑丢了鞋子。崔中石依然天天跑银行,雷打不动、风雨无阻,只是回家的时间常常推迟,白白让一桌菜凉了又热,热了又凉,还要挨一顿碧玉的数落——无非是些女人牢骚么,要么埋怨他不知道被哪个狐狸精勾住,日日回来这么老晚;要么埋怨他手里来来去去那么多票子,家里怎么还这么穷啦。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。


“要死咯,侬看看啥辰光啦,啊哟!八点钟!”崔中石一进家门,迎面就撞上叶碧玉。碧玉去摸他西服里挂着的怀表,一个劲儿把表盘往他眼前凑。崔中石躲着她简直要爬到自己身上的架势,把...

但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——给《秘密》的长评

为了给豆老师写长评,我返回去把《秘密》重看了一遍,果然又被shock到了,满脑子都是那首快烂大街的歌里的“但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”。豆老师的这篇《秘密》,让我想起了看《蓝宇》时情潮翻涌的感觉,蓝宇清澈的眼睛,恰似程皓始终如一的爱,一尘不染,熠熠生辉——这种浓烈的纯爱感,是我对这个故事最深刻的感触,是引领我看下整个故事的最大动力。

写拉郎配,主要就是要回答一个问题:他们为什么会登对?我就把这一个问题拆成两个问题,认真地评一下《秘密》。

 

1. 为什么是程皓?

凌远无疑是一个非常抓马的角色,他身上有太多可以写的点,所以格外受到各位大手的青睐,能数得上来的CP就有好几...

[贺唐]猫鼠游戏 完

女人在职场,最不缺的就是流言,仿佛女人想要晋升只能有两条路走,一是靠有钱的爹,二是靠有钱的情人——总之都是靠有钱的男人。唐晶十年来在B&T从Associate爬到Engagement Manager,一路就算顺风顺水也是按部就班,该出的成绩一点没少,能力、学历、人脉都不比别人差,但该被人嚼舌根还是要被人嚼舌根。有钱的爹编不出来,有钱的情人倒是有个现成的,哪怕咬死不认,也堵不上别人的嘴。起初唐晶偶然在卫生间听到手底下的Analyst骂她是个攀高枝的老麻雀,还会面无表情地故意站在那两人身后表示她听到了,然后满意地看到镜子里两张惊恐的脸,扬长而去。其实坐回办公室,还是窝火得胃疼。...


[贺唐]猫鼠游戏 2

唐晶挑房子的时候,第一眼就相中了那几块视野开阔的大玻璃窗。她贴在玻璃上向外望,这里是高层,低头是苏州河,抬头就是东方明珠,像是把整个上海都融进了这方天地似的,当时就被迷住了,哪怕是二手房也拍板买下。领钥匙时贺涵陪她一道来,家具刚被搬得几乎空了,整个屋子空旷灰白,唯有那几块亮堂堂的大玻璃窗依旧光彩熠熠。贺涵头一回来,也第一眼就相中了这气派,点头称许唐晶的眼光:“这大玻璃好,视野好,站得高又看得远,有格局。”他几步迈进客厅,唐晶跟在他身后,看着他四处转了转,环顾四周,又道:“你干脆把隔断都打通,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风景。”


唐晶笑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贺涵转过身,像台球在桌上滚了...

[贺唐]猫鼠游戏 1

唐晶刚到B&T上班时,只是个不知何时才能转正的实习生,boss年轻有为,人也风流倜傥,可惜是个工作狂,虽不乏年年有实习生挤破头想跟他干,但是结局多半惨淡,不是被贺魔头炒了鱿鱼,就是实在跟不上他连轴转的节奏,主动请辞了。唐晶险之又险地通过了面试,头一天上班正是上海的伏旱天,摩天大楼上的落地玻璃盛满阳光,近乎灿烂地盛开在空调温度过低的办公室里,让人不免怀疑现实的真假。


她是挤地铁来上班的。早高峰的地铁站人潮翻涌,她被推搡在人群里,细跟的高跟鞋差点折戟,但脚踝仍不能幸免于难,狠狠崴在仿佛要通天的台阶上。她一下歪到,痛得几乎要哭出来,举目四顾,来往奔食的人依旧匆匆,人人似被罩...

2019/08/22

搞个小号,自娱自乐。

致力于培养成大号。

叶公好龙的非著名黑粉,热爱神秘学的无神论者,道德感极强的混账。

发的少但啥都发。

微博链接首页

© 留壶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